92期单双资料欢迎您的到來!

<p id="thjjj"></p>
<p id="thjjj"></p><p id="thjjj"><delect id="thjjj"><listing id="thjjj"></listing></delect></p>
<output id="thjjj"></output>
<p id="thjjj"></p>

<p id="thjjj"><delect id="thjjj"></delect></p>
<video id="thjjj"><outpu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output></video>
<p id="thjjj"><delec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delect></p>

<video id="thjjj"><delect id="thjjj"></delect></video><p id="thjjj"><outpu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output></p>
<video id="thjjj"><outpu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output></video><p id="thjjj"></p>
<p id="thjjj"><delec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delect></p>

<p id="thjjj"></p><video id="thjjj"><output id="thjjj"></output></video>

<p id="thjjj"><output id="thjjj"></output></p>
<noframes id="thjjj"><output id="thjjj"><delect id="thjjj"></delect></output>
<noframes id="thjjj"><output id="thjjj"><delect id="thjjj"></delect></output>

<video id="thjjj"></video><video id="thjjj"><p id="thjjj"></p></video>

<video id="thjjj"></video>

聯系我們
地址:鄭州市未來路與隴海路交叉口東南角;大學路淮河路交叉口西北角
電話:13598882583 18625525258
客服QQ:點擊咨詢
聯系人:郭經理
佛教文化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佛教文化 | 佛學研究
繼承絲路佛教藝術傳統 弘揚佛門舍身求法精神
作者:     時間:2015-11-29    點擊:534 次

—— 訪西北大學藝術系教授、著名畫家岳鈺先生


  記者:“絲綢之路”是由德國著名文化地理學家李;舴姨岢龅奈幕拍,專指漢代長安、咸陽、經甘肅河西走廊、敦煌,入西域進中亞,直到東羅馬帝國的知名交通要道,它連接歐亞綿延7000多公里。

  在這條連接和溝通中西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宗教的古老商道上,各民族的互動商貿,才使得不同地區的民族與國家,在相互交往中彼此影響、互相學習借鑒,形成了不同時期的燦爛文明,這一文明便是以中亞、兩河流域、波斯、古印度、中國等國家和地區的文化相互融匯而成的——絲綢之路文明。

  作為一個以佛教為主要繪畫題材的著名畫家,您如何理解自漢朝絲綢之路通商之后,佛教的傳入和佛教藝術的興起,對中國文化和藝術所產生的重大影響?

  岳鈺:西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12年,在公元前126年回到長安,至此“絲綢之路”的陸上通道開通東西往來,在這以前海上的往來即已存在,而陸路開通則比以前方便了一些。其后在公元前2年便有大月氏國使者伊存來我國洛陽口授《浮屠經》,還有公元3世紀中葉漢地僧人朱士行去新疆和田尋法求經,至此從佛教在印度誕生到傳入我國新疆和田一帶已經經過了762年時間,其后便是魏晉高僧法顯于公元399年到印度取經,從海上回到廣州,這時佛教傳入中國已近400年了。再到唐朝高僧玄奘法師去印度求法16年后從陸路返回長安,這時佛教傳入中國有考古資料可證實的歷史已654年。即使按照蔣維喬先生在1929年最早編寫的《中國佛教史》,認為佛教是在東漢永平三年(60),或有書載為東漢永平七年(64),也就是說佛教自公元1世紀前后開始大規模地傳入中國到唐代,已經經過了試探、適應、發展、改變、滲透、融合等許多個階段的600多年時間,在唐代中國佛教的發展已經相當繁榮。

  從表面看,“絲綢之路”僅是一條由商品貿易而導致的東西文化交流的交通要道,但也是一條重要的中西藝術相互碰撞、交流、吸納的藝術融合之路。

  例如,印度因其地質條件能產生犍陀羅、秣菟羅雕塑杰作,故雕塑與彩繪壁畫可以互不相干,而從新疆到甘肅全是海底鵝卵石河床地貌,中國人發揮了聰明才智,將“石雕”變成了“泥塑”,又將泥塑變成彩塑,同時結合透視把壁畫與雕塑融為一體,創造出了“敦煌藝術”。外來文化很像發面用的“酵子”,開始它是新生事物,最后面發酵后,不見酵子,只剩面了。這就是在不斷吸納異域文化同時不斷豐富發展的中國傳統文化。

  記者:作為一個畫家,30多年來,您曾多次沿著絲綢之路西行,參觀過敦煌石窟、克孜爾石窟,到過中亞的巴基斯坦、哈薩克斯坦,以及印度、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南亞、東南亞佛教國家。那么您如何理解這條古老絲路上的佛教藝術和那些舍身求法的先賢大德?

  岳鈺:絲綢之路經過幾千年的風塵滌蕩,遺存下來的只有那千姿百態、絢麗多彩的佛教石窟和荒蕪廢棄的古城,但卻給我們留下無窮盡的文化和藝術的想象空間。例如,諸多的來自中亞、西亞的宗教文明,尤其是佛教文化藝術融匯成了豐富多彩的絲路文明歷史長河,對中華民族多元的文明融合產生了深遠影響。所以我個人認為,不懂得佛教文化就不懂得漢、魏以來的中國文化。

  因此,我畫筆下的人物和畫面一直想表達一種2000多年來中原人與西域胡人通商交流的渴望與尊重,同時也想傳達這條大漠古道的艱辛蒼涼,以及佛教文化傳入中國后與傳統的儒道文化由沖突、排斥到彼此借鑒、相互吸納融合的歷史過程。

  當然,在這條古道上,唐玄奘可能是知名度最高的,這是因為文學的力量,讓這一真實的歷史人物在傳播中插上了翅膀?墒窃谶@一條東西古通道中,有史可查的歷史人物實在是太多了,他們都為古代絲綢之路的中西文化交流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例如,比玄奘要早300多年的,也是成千上百個西行求學者之一,追求學術真諦的西晉僧人法顯,他不但在時間上要早于唐玄奘,而且,在年齡上也要大于玄奘,行程上也要遠于玄奘。玄奘西行取經時26歲,正值青春年少,身強力壯是學習的時候?煞@西行時已是64歲的花甲之人,他同樣經歷了千辛萬苦,不遠萬里走遍了印度,并解決了語言上的障礙,研讀了大量梵文的精深晦澀的佛教經典,著有與《大唐西域記》具相同學術價值的《佛國記》,并且比玄奘更遠的云游了古“獅子國”,即今天的斯里蘭卡。同時經海上“絲綢之路”回到了祖國,在山東青島登陸。為我們了解當時陸路與海上交通的發展狀況做了一次全程的演練與實踐。真可謂作為個人沖出國門、勇于探索的中華第一人。即是在今天的交通狀況下,讓一位60多歲的老者,只身一人,不畏艱辛,認真學習,突破語言障礙,到一個陌生的國度,學習高深難懂的佛學經典,還要著書立說,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辦得到的,還別說作為一位老者,在數十年的孤獨與疾病的纏繞中,都是常人難以想象的,難怪法顯在斯里蘭卡無畏山寺的玉佛像前,看見有胡人信眾供養品中有一只中國白絹團扇時,“不覺凄然,淚下滿目”,只因為“法顯去漢地積年,所與交接悉異域人,山川草木,舉目無舊,又同行分披,或流或亡,顧影唯己,心常懷悲”(見《佛國記——佛齒精舍》)。

  所以,“法顯思鄉獅子國”這幅作品,我著意表現法顯在斯里蘭卡的無畏山寺前與斯里蘭卡南傳佛教徒們和諧相處的場面。畫面依據《佛國記》所記,當他看到“中國團扇”時,思鄉心切,老淚縱橫,可謂赤子之心。

  可是,法顯還不算絲綢之路上過往者中,年齡最大的僧人,比他更大的還有享譽世界佛教界,漢地密宗創始人、“開元三大士”之一的善無畏大師,他以82歲的高齡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并大量地將印度梵文經典翻譯成中文經書,使得現在西安小寨的大興善寺成為自佛教傳入以來的佛教三大譯場之一。

  這就是以鳩摩羅什為中心的草堂寺三論宗翻譯中心、以開元三大士為中心的大興善寺和薦福寺密宗翻譯中心,以及以玄奘為中心的大慈恩寺唯識宗翻譯中心,也正是由于這三大翻譯中心的出現,才使得中國人的哲學思想,在原有的儒學和道學的基礎之上,融入了新鮮血液,形成了儒、釋、道三位一體的哲學思想與核心價值觀。也正是在這一基礎之上,讓我們的文學、藝術、建筑、戲劇、風俗、習慣,語言等等一切文化領域都產生了質的變化。

  記者:的確,如您所說,在古老的絲綢之路上西去東來的高僧大德們不畏艱險、舍身求法的無畏精神值得我們永遠追憶、懷念和繼承光大,因為他們是我們民族的脊梁和精神價值所在。那么,您在繪畫中是如何理解和表現這種舍身求法的民族精神的?

  岳鈺:例如,我的“西風烈胡馬梵音長安月”是描寫絲綢之路上一組進行商貿活動的人群,其中有僧人、軍人、宮人、商人各行其事。人物形象以唐俑的裝飾性為主,融入現代人的情感,是藝術“裝飾寫實主義”的勇敢嘗試與探索。

  在我的幾幅大型的佛教歷史人物畫中,我將1600年前西行求法的法顯大師、東來的龜茲國高僧鳩摩羅什進行了特意的渲染,突出了法顯在獅子國求法學修的歷史環境背景、同時也以寬闊的視野展示了以鳩摩羅什大譯師為主的草堂寺譯經場面,以及玄奘大師圓寂玉華宮靈車送靈柩的悲泣場景,還有“開元三大士”之一的善無畏,他從印度來長安時已82歲高齡,這樣由法顯、鳩摩羅什、玄奘、善無畏4人便構成了絲綢之路舍身求法、傳法的佛門人文精神。

  其核心價值就是信仰的虔誠堅貞,以及勇猛精進的大無畏精神,這便是值得我們今天學習的佛教傳統精神。

  記者:鳩摩羅什大師在中國佛教史上具有重大深遠的影響,他在長安的十多年里為翻譯佛經、培養弟子作出了重要貢獻。您在作品中也描畫了以鳩摩羅什為首的翻譯道場,您是如何再現這一歷史畫面的?

  岳鈺:鳩摩羅什大師與長安佛教的興盛、發展以及對中國佛教的杰出貢獻是不言而喻的。我們今天誦讀的不少經文都是出自他的譯筆。比如《中論》、《百論》、《十二門論》,這三部著作形成了史稱的三論宗“三大論”。今天戶縣境內的草堂寺成為三論宗的祖庭。

  我在作品“華夏精準梵唄不爛舌”中,其畫面布局就是突出表現鳩摩羅什為首的三論宗長安第一大譯場的歷史場面,這是中國第一次由皇帝親自主持的大規模翻譯經書的一個壯觀的歷史情景。我為畫好這幅作品,閱讀了羅什大師翻譯的所有佛經。據資料記載,當時有三千人同時進行翻譯經書,而且羅什大師從非漢族仕人的角度,所翻經書如白話文,文辭流暢、音調優雅、通俗易懂。畫面中的裝飾、人物、紙筆等都盡量參考依照了當時的文獻和圖像史料。所以這幅反映鳩摩羅什大師的繪畫作品,許多人、尤其是佛教徒都非常喜歡。

  記者:唐三藏大師玄奘在皇帝的支持下也曾開場譯經,今天西安城中的大慈恩寺就是當年的譯經場所,但是您的作品中并沒有直接繪制唐三藏的翻譯場景,卻選取了玄奘大師圓寂玉華宮來表現,您是如何理解和表現這一歷史場景的?

  岳鈺:我從小就熟知大雁塔、小雁塔和大唐三藏法師玄奘,到了我讀大學、學習研究佛教繪畫,臨摹大雁塔圣教序碑文。法顯、玄奘舍身求法的精神一直鼓勵著我,他們告訴我“信仰是到達目的的動力”。因此,我的心里一直銘記著一個中國偉大的形象,那就是玄奘法師。

  我也在諸多的石窟壁畫和石刻中尋找過玄奘的圖像資料,比如敦煌榆林石窟壁畫中的唐僧西行取經圖等,都對我的創作給予了極大的啟示和靈感。我之所以沒有繪制唐玄奘開場譯經的宏大場面,更重要的是因為玄奘譯經的歷史故事已經家喻戶曉,每個佛教徒心中都有那么一個場景。而我最想表達的則是玄奘圓寂玉華宮后,弟子、信徒和百姓為一代宗師送靈柩的歷史畫面。

  記者:您的作品中也反映了凈土宗祖師和禪宗題材的繪畫,可以說,您是用自己的畫筆描繪著中國漢傳佛教史上長安佛教的祖師大德和重要歷史事件。請談談您對善導大師以及對禪畫的理解認識?

  岳鈺:長安可以說是凈土宗的發源地之一,其祖師道場就是長安香積寺。這是最為大眾化的一個宗派,只要至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就行,這在唐代讀書普及率很低的時代里,是高深佛學通俗化的一個普及佛教的大改革。以《無量壽經》等經典理論為依據,提倡觀佛、念經以求往生西方阿彌陀佛極樂凈土。

  凈土宗的創始人是慧遠,但是在長安最有影響的卻是曇鸞和善導,尤其善導大師,他是長安六大祖庭中在藝術造詣上最為杰出者。據史料載,他的書法作品,在新疆高昌古城遺址、敦煌藏經洞都有發現。而且,還有記載他繪有《凈土變相圖》三百多幅壁畫作品,更為重要的是河南洛陽龍門奉先寺盧舍那大佛的設計與監制皆為其一人所為,并有碑文記載。他也是唐代實際寺的住持。

  所以,我在《善導大師》肖像畫的創作中,重點突出刻劃主人公“形與神”的對比,捕捉善導大師神情與眼神的變化,傳達一代宗師的超然從容的神情逸致。以此,來描繪我心目中的凈土宗祖師善導的外貌形態和精神氣質。

  至于說到我的拓片繪畫和禪畫創作,我以為在藝術創作手法和技法方面也都有所創新。拓片繪畫有一種厚重的漢畫像石的風格,又兼有佛教石刻造像的特點,古樸而莊重。故此,我繪制了兩幅王子白馬逾城的作品,還有佛陀在菩提樹下頓悟圓滿的覺悟成佛像。

  而在水墨人物畫的創作上,我做了大膽的嘗試。如十八羅漢系列,既傳承了古代十八羅漢的傳統繪制技法,但又有所突破和創新。例如,我除了傳統的法器法物外,給每個羅漢增加了一項樂器,這在十八羅漢的繪制中應該說是絕無僅有。

  我的水彩禪畫,則表現的靈動自由,含蓄而富于象征意蘊。尤其是以禪詩入畫,畫中詩、詩中畫,借筆墨傳達了禪宗破執無相的禪宗境界。

  記者:您本人是畫家,同時也從事宗教藝術史的研究教學?梢哉f,身兼藝術創作實踐和藝術理論研究,將這兩者結合為一的畫家和理論家不多,您如何理解佛教藝術創作的繼承和創新?

  岳鈺:我對于絲綢之路佛教繪畫、造型藝術的理解,以及對古代佛教精神的傳承,決非簡單地照著已有的石窟壁畫、照片、印刷品拷貝而作。那是對佛教信眾虔誠信仰的褻瀆。我遵循的原則,如《地藏菩薩本愿經》中說:

  譬如工畫師,分布諸色彩,虛妄取異相,大種無差別……心中無彩畫,彩畫中無心!缧姆鹨酄,如佛眾生然。

  其實,生活在古都西安,我每天都感受和體味著華夏民族悠久的歷史和燦爛的文化。我覺得古老絲綢之路的歷史起點就在我的腳下,就在我生活的長安城內。例如,我工作學習、生活的地方就是西北大學太白校區,就坐落在1300年前唐代長安城最負盛名的古剎“實際寺”的遺址上。古代的“廟”就是最早的國際化學校,而法顯、鳩摩羅什、玄奘、開元三大師等都是杰出的外語老師。漢唐時代都如此的思想開闊,胸襟博大,流溢出前所未有的盛唐氣象。當然,佛教的傳統藝術要學習,要繼承,但更要創新,因為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佛教藝術風格,都有符合自己時代的審美標準與社會風范,佛教藝術同樣要遵循這一普遍的藝術規律。

  最后,我想說,中國人用五千年文化底蘊做支撐,在短短的30年中,沒有重踏發達國家侵略的老路,以和平的方式在這塊土地上,做出了讓全世界為之瞠目的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國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人高興,有人生氣,有人幫助,有人搗亂,還有人看不起,把“土豪”的帽子拋給了中國人。新中國建立,毛澤東帶領中國人從政治上獲得了尊嚴;改革開放,鄧小平帶領中國人從經濟上獲得了尊嚴;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我們期盼著習近平主席帶領我們從文化上獲得尊嚴。

  今天,心隨一縷佛緣,我們用自己的佛教藝術作品步其后塵,但是心中裝滿了對前賢大德的無比敬畏,對學術尊嚴的恪守和對自由精神的不懈追求。


  • 點擊咨詢
  • 點擊咨詢
  • 點擊咨詢
  • 官方微信
  • 13598882583 18625525258
92期单双资料 93期香港六和彩马会总岗诗 第92期六合彩参考资料 93期开码_93期买马资料 92期六合彩开奖情况 买马资料93期 第93期买什么马 第93期六合采开奖日期 第92期六合黄金策略
<p id="thjjj"></p>
<p id="thjjj"></p><p id="thjjj"><delect id="thjjj"><listing id="thjjj"></listing></delect></p>
<output id="thjjj"></output>
<p id="thjjj"></p>

<p id="thjjj"><delect id="thjjj"></delect></p>
<video id="thjjj"><outpu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output></video>
<p id="thjjj"><delec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delect></p>

<video id="thjjj"><delect id="thjjj"></delect></video><p id="thjjj"><outpu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output></p>
<video id="thjjj"><outpu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output></video><p id="thjjj"></p>
<p id="thjjj"><delect id="thjjj"><font id="thjjj"></font></delect></p>

<p id="thjjj"></p><video id="thjjj"><output id="thjjj"></output></video>

<p id="thjjj"><output id="thjjj"></output></p>
<noframes id="thjjj"><output id="thjjj"><delect id="thjjj"></delect></output>
<noframes id="thjjj"><output id="thjjj"><delect id="thjjj"></delect></output>

<video id="thjjj"></video><video id="thjjj"><p id="thjjj"></p></video>

<video id="thjjj"></video>